服务电话:15182398081

绵阳吉美保洁公司 > 保洁新闻 > 正文保洁新闻

绵阳生活保洁记

作者 绵阳吉美保洁公司 来源 互联网 发布时间 2011-12-30 20:56:08

当我们给一个概念下定义的时候,有些概念有广义和狭义之分。我并不想给保洁下定义,我想说的是,从广义上来说,我吃的饭不多,过的桥不多,搬的家倒是挺多的。

 

Chapter 1

如果说去远方上大学算是一次保洁,那么在大约 6 年前,我经历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次保洁。

05 年 8 月的一个晚上,在跟苹果和符拼了一晚上《清明上河图》的拼图,还仅仅只是拼了几个角落之后的午夜时分,我和妈妈提着大包小包在湘潭火车站匆匆地挤上了只在这里停靠 3 分钟的绵阳—成都的 K*** 次列车。

那是我第一次出省。我以前就想啊,为什么我家没个亲戚在外地的?不然逢年过节的也能到处去走走不是。可惜现实是,我家确实没个三姑六婆四叔八公的在外地。

现在想想,我那次保洁的行礼有个大箱子,里面放了我喜欢的厚壳本, L 同学送的木质鱼骨头风铃,衣服之类的;妈妈提着一个大编织袋,里面放了我的台灯, N 双鞋子, N 个衣架子……话说我为什么要带台灯和衣架呢?其实我也不知道,汗。

 

Chapter 2

不严格地说,我在大学期间还搬了一次家。那是大二结束后,从位于郊区的江安校区搬到位于市区的望江校区。

我们寝室跟班上男生十分生疏,于是也没什么男生来帮忙。好在共住一寝的生科院女生跟她们班上的男生很熟,那边有劳动力帮忙保洁。说起来,那时候我的东西并不算多的,但是我傻乎乎地把全部的书本都放到了一个箱子里,于是那个沉得天昏地暗的箱子无人问津——男生们都是拖了下,发现十分困难,便罢手去找其他了。

在这里,我觉得毛主席说的“不要拈轻怕重”是十分困难的,就跟“一辈子做好事”一样困难。

后那个箱子还是由某个倒霉的男生弄下楼去了,当然我很没良心地连人家长相都没看清,只是十分尴尬加不好意思地千恩万谢了一番——果然耍嘴皮子比什么都简单,难怪爱因斯坦的成功公式里有一个字母代表的意思是“闭上你的嘴”。

 

Chapter 3

09 年 6 月,领了毕业证,照了毕业照,吃了散伙饭, 4 年大学就在一片遗憾的唏嘘声中完结了。这一次保洁是从大学搬回家。经历了多年前的那场磨难,我终于开窍了,把一切认为搬不走或者搬走了用处也不大的东西留在了学校,或者在跳蚤市场卖掉,或者丢给同学送人情了。

 

Chapter 4

毕业后,由于种种原因,我在家里休养煎熬了一个月后,选择了去上海。 09 年 8 月,在时隔 4 年后,我再次从家里搬向远方。当西罗把我从火车站接走,两人在上海的大街小巷整整蹉跎了一天后,我终于在一个出租屋里落了脚。那是在一个靠近 4 号地铁线上海火车站的大型高层小区,交通方便设施齐全。这个小区有很多专业出租屋,即将原本的三室有厅房用木板切割成八室一卫房。我在那个小小的 8 平米不到的房间里把自己的东西慢慢整理好,在夜凉如水的 8 月开始毕业后的社会打拼生活。

 

Chapter 5

打算换房子,是因为找了份新工作。 10 月中旬的时候,我保洁了。我想,如果不是保洁,如果没有保洁,是不是一切都会不同?除非我能重生,不然我也不知道答案。

保洁的时候东西很多,因为花了 200+ 元把前面住在这个房间的姐姐的锅碗瓢盆过继了来,所以不得不找了个朋友帮忙。于是我搬到了离公司走路 10 分钟远的一片上海老小区里。那里是木质的地板,狭小的窗户透出一点点并不明亮的光,一张大床,一个仅够蹲下就再也动弹不了的有马桶的洗手间,虽然有热水器,但是却坏了,一个衣柜,两张桌子。我和一个做平安保险业务的姐姐一起住在这个仅 10 来平米的房间。

进入秋季,我每天早上提前一点出门,先去公司附近的菜市场逛逛,买些菜,带到公司放在冰箱里,下了班再带回去,等着楼下麻将馆的老板娘做好饭菜,再提着锅碗瓢盆到一楼去做饭。我还是习惯地做着湘菜,辣味呛得满屋子的人都在咳,那些来打麻将的叔叔阿姨总是笑着说:“小妹哪里的呀?……哦,湖南的呀,难怪吃得辣!”虽然我也很想低调,不想引起轰动,可是那个破抽油烟机很不给力。

 

Chapter 6

过年前,公司放假时间还没确定,我也没买票。可是突然发生了一件出乎意料的事情,于是我顺理成章地下定决心离开上海。辞了职,我在网上找到退票的人,敲定拿票时间和地点,一手交钱一手交货。来时匆匆忙忙,去时风驰电掣,连我自己都措手不及,除了一些衣服、手提电脑和书,其他的全部扔在了上海。

 

Chapter 7

过了春节,游移于湘潭和长沙之间近 2 个月,在爸爸看厌我的散漫之前,我终于找到了一份工作。

每个人从学校毕业都要经历很多很多,可是没有谁像我一样,经历了那么那么多坑爹的工作。 虽然有怨气,但是我还是很乐观地将这一切归为“生活历练”,算是自我安慰。

在长沙河西,表妹的学校财专对面的麓山名园小区找了个合租房。这次,我终于不是一个人孤军奋战地保洁了,伯伯开车,妈妈、苹果、符都跟车一起,把我大大小小的物件都搬过去了。房子是三室两厅两卫,我租的是其中的书房,租金很便宜,才 280 。房间里面有一个小小的单人床和很大一片书架,一张长条书桌——是我很喜欢的类型。房间虽然不大,但是对于经历过木板隔房和与人同房的我来说,这真是个美妙的地方。

10 年 7 月底,我很有骨气地离开了那个鸡肋工作。在 30+ 近 40 度的毒辣太阳下,几次差点眩晕倒在毫无树木遮掩的马路边,我找了 1 个月工作。

8 月,又是一个 8 月——我觉得好像自己所有重大的转变都发生在 8 月——我终于找到了现在这份还算靠谱的工作,也是与我专业对口的工作,在做了销售文员、手机网络软文写手、仓库搬迁客服、宣传片文案写手(假)之后,我终于又回到了正道上。

因为这份教辅编辑的工作,我把玩了大半年的游戏抛弃了,也抛弃了那群可爱的朋友们。忙碌了小半年,到了 1 月,公司保洁了,搬到了在地图上与我住的河西呈西北—东南走向的对角线的地方。于是过年后,我经历了 2 个月早 6 起床晚 8 到家的日子,终于在一年房租满后再次保洁了。

 

Chapter 8

这次保洁,东西真的很多,试想你能在一个地方待一年却什么都不添吗?于是我找了住在我家附近、现在在星沙工作、与弟弟关系很好的一个哥哥帮忙保洁——我主要是看中了他有车。在我很纠结很不好意思地开口后,他很爽快地答应了。

保洁那天,我找了表妹帮忙。那个哥哥带着他的女朋友来了,说是等会还要一起回湘潭。我知道时间很紧,总不能让人家赶不及吃午饭吧?于是大汗淋漓地把一袋一袋东西从 5 楼往 1 楼搬——我的神啊,真的好重啊。奇迹般的,我的那些东西居然刚好满满一车,还留下了两个人挤着能坐下的位子。于是我拖着表妹再做一次苦力,没办法,谁让长沙我就跟她熟呢?

到了小区,把东西从车上卸下来,我不好留哥哥和她的女朋友,匆忙间也没想出怎么谢他,只好干巴巴地说了几句谢谢聊表谢意。后来回家,听弟弟问起,才想到我傻啦吧唧的连包烟都没买……这说明了什么呢?我太没意识了。我让弟弟帮我“感谢”一下,也不知道后来他搞定没。

言归正传。我的几大包东西在寒风的落叶下立着躺着。时值 3 月,依稀有点阳光,没有钥匙进不了门,又打了个电话催房东,半个小时候,他终于姗姗来迟。

再过了两个星期,梅梅也搬来了,我们正式开始了长达一年的同居生活。啊呸。

 

Chapter 9

写到这里的时候,我真的不敢相信我居然把我那点破东西来来往往搬了 9 次了。

其实我对这个房子还算满意的,除了桌子小了,放东西的柜子少了,厕所小了,要用液化气而不是天然气,早上外面太吵了,离工地太近了灰太重了……这些以外,让人郁闷的是洗衣机罢工了。大冬天的,太愁人了。再说房东也看我们不顺眼了,说是洗衣机不会换了,我们想搬就搬吧。

我可呕不了这口气,我还看他不顺眼呢。外面房子一大把,我就不信找不到能用天然气有洗衣机柜子多桌子大的房子了。在搜索了一个星期后,我终于又要保洁了。

这次保洁东西更多,因为我从家里拿了个电饭煲和电水壶,这半年又迷上了网购,买了一堆需要的不需要的东西。粗粗计算了下,上次保洁的几个袋子是完全不够装了,好在我一向喜欢收集袋子, N 个提袋下来,我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总是是有了归宿。

2011 年 12 月 23 日 ,星期五,天气多云。我和梅梅在菜市场叫了一辆水果货运车,说好价钱 30 块钱,定好时间下午 1 点。马马虎虎吃过午饭,我们开始了保洁之旅。

如我所料,我们两个的东西一车不够装的,虽然叠了又叠,但还是落下了一个满是书本的箱子和一个放了酱油、料酒之类的作料的塑料桶。

路上有点堵车,我和梅梅坐在蔚为壮观的一堆东西间,坐在处于一排排奥迪别克小轿车的水果货运车上,我压低帽檐,梅梅任头发吹得把脸都遮了,我们安慰自己:没人认识我……

到了小区,把东西搬上去堆在客厅里,我和梅梅坐顺风车回到了菜市场,买了些菜,再回去拖箱子提水桶。如此两趟,总算功德圆满了。

 

在各次保洁期间,我经历了各种非人的痛苦——比如丢脸,比如浑身酸痛得要散架了,比如搞卫生,比如…… anyway , 6 年期间的 9 次保洁经历,我得到了一个深痛的教训:保洁是个折磨自己的活儿,能少搬就不搬,能不搬就别搬吧!╮ ( ╯▽╰ ) ╭
 

title:绵阳生活保洁记 Url:http://www.jielya.com/jielya/banjia-104.html
Copyright 2010 版权所有:绵阳保洁公司 绵阳吉美保洁公司